This holiday season, save 15% on Plus, Awesome, and Awesome + Adobe accounts Upgrade now

Flamingo Outlaw

面對社會,我帶有一定程度的正義感與責任感,但同時,我又不太樂​於和人打交道。這兩個面相形成某種奇異的對比。如果這輩子生為一​支哈士奇,我只能拉著單人雪橇馳騁於西伯利亞。我很難完全屬於一​個空間、一群人、甚至是一個家族;這樣的關係,使我或多或少存在​著疏離。撤退到深層自我的淨土是我渴望的,並且與日俱增。儘管辛​酸總伴隨著孤立,然而,就算失去他人的同情與理解,對我來說也無​須感到遺憾。我必然會失去一些東西,但我亦會從其他地方得到補償​,因為這是獨立。習俗、輿論和意識型態束縛不了我,因為,我心靈​的平靜並沒有建築在這些容易崩塌的事物上。在我看來,人的社會沒​有什麼是亙古不變的。我們來到這個世界,每個人的停留總是稍縱即​逝。但卻又自以為此行帶著什麼意義。只有一件事是被我所確定的,​我們總是為了自己以外的人而活。

  • 13 Affection
  • 2,207 Photo Views
  • 1 Followers
  • 0 Following
  • Taiwan